• 走走

    2013年01月07日

    oh,Shit.

    hia hia~

    Tag:
  • 2012年07月25日

    我好累啊,好累啊,好累好累,精疲力竭。

    哭完就睡了,明天还要赶路,每天都在赶路,每天都不知道该把心里那么多的事情跟谁说。

    好累啊,累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心里累,委屈,特别没着没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家。

    家,不是房子,不是北京。是回家

     

    Tag:
  • 11月12日,无声剧

    2009年11月13日

    我们还是得自顾自的忙着自己的人生,互不相干,互不牵连。

    甚至互不理睬。

                     找一个人,更像是找一个 以后和你走一条路,坐一条船,撑一把伞,通的是当下一样的空气 ,                                                          意念一致,归属一致,甚至小动作一致。

                我为了那好似即将来临 又若隐若现的崩离,惶恐的摸摸脸蛋,企图让自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能真的会没什么的,我们完全可以越过那匆忙自私胆小的时刻。

     

     

     

    Tag:
  • 2009-02-28

    2009年02月28日

    我拿着那捧花走进Beke家窄小幽暗的楼梯时,看着Beke的脸,突然觉得回去了。

    回去南京,回到以前的生活状态,明明对着一个外国女人,明明对着一个完全西式的房子,确一点不陌生。

    在南京的时候我们看过这个房子的视频,和Hans聊过他的雕塑,听过关于这个房子里的人的好多故事。

    当你逐步深入,看着满墙的照片素描油画,你知道这个房子已经有多老旧,每一件全都是积攒起来的,零零碎碎头头脑脑都是那么多来由,Beke尽力的告诉我们一个地道的荷兰家庭是怎么生活。

    她问我想家么,我说想的。一直到三天前,我都觉得我已经适应这里,可以慢慢融入这里,突然自闭,突然不想和外面的人说话,突然很想家很想以前的状态,我打电话,尝试等到很晚为了给国内打个电话,然后才发现自己一个人远离了很多,国内的很多事情和人已经不能很好的掌握和了解,好像很久没有联系过一样。很灰心。

    昨天出去换心情淋了一下午的雨,我和墅墅骑车跑回来,淋的很透,笑了一路,觉得其实我还是很坚强的,起码笑起来还是肆无忌惮的,嗯,我笑起来很好,所以今天波兰帅哥问我好点了没,我说ja,dat is beter.

    虽然留学的honeymoon is weg ,但是生活刚开始,一切慢慢会更好起来。

    今天的一切不都慢慢好了起来么,不管是遥远的印度尼西亚的电话还是那么好喝的豆子汤还是这些老照片..加油

  • 2008-12-26 18:43:57

    2008年12月26日

    圣诞快乐,快乐,快乐,harry 生日快乐,哈哈。刘爽都不爱你~

    我记得昨天喝了点小酒的时候有很多很多说的,但是我憋在哪一句话没说,现在全忘了。我还真是忘性大,只是记得很虚假的样子,但是后来还是哭了。

    嗯,还晕晕乎乎的摔了一跤,挺疼的。但是也比不及我想逃开的心情,我把自己搞糊涂了。

    我这里只有黑,白,好坏直接。不明白所谓的讨厌为什么还能佯装亲近,为了什么,得到什么。

    纯粹的狡猾使坏的,我觉得还能理解,圆滑多面懦弱不坚定,很恶心人。

    挺讨厌这个学期的,你们干嘛要告诉我一堆事,干嘛要说法都不一样,干嘛让我出头,最干嘛的是我现在还是不知道谁真谁假。末了,让我不敢留恋,怕留恋伤了心。

    为什么看视频的时候我还是很自然的笑了,为什么这么复杂,我还是留恋了。

    我是十万个为什么,我忘记去看春柳社,最后。

    你是真不喜欢了,爽说的。嗯,我是真不喜欢了。因为我很知足,我只是偷偷去看下下照片,然后就关上了,真的。

    我过度的很自然,把完全不相干的事情,把自己的乱七八糟的思路。

    重要的人都生病了,我自己好好的,真不是个样子。其实我挺想生病的。

    恶心,突然,吃梨 也会恶心? 行吧..

    我开始收拾东西,收拾rommel,哈哈

    Tag:生活 离开
  • 最讨厌起名字

    2008年11月30日

    有些日子没见了,地虎生日。我没有紧张,因为他们都是地虎的兄弟,我是地虎会计。哈哈。

    反射弧很长的同学,装的很怂的另一位寿星,面目慈善的佛爷,笑声诡异的小孩,自称是gay的尤物,还有各异的每个人。当大菁菁给地虎打电话的时候,我很动容,心里很满足,因为我也有这样的大菁菁,比如地虎,比如慧慧,比如王月,比如阿麦,比如爽,比如小红,比如..比如..

    我挺幸福的,你说呢?反正当时我这么觉得。两件事这几天一直在想,想不明白。一个 想来想去都在那个圈子里兜转,出不去,我很急,不知道怎么办。还一个,乱冲乱撞,找不到正常的航向。

    有人说过,我是表面阳光实际有点小阴霾的人,应该多去晒太阳。

    其实我是吸墨纸,全看给我染的什么样子,如果明媚无敌,我就把它发扬光大,渲染的哪里都是。

    如果沉默低调,我就完全接受,同样给你个沉默更晦暗。我需要调动,我很被动,就这样了没救了。

    dus我需要和阳光和积极在一起。虽然我不喜欢实际中的太阳。但是我怕晦暗冷清。

    是吧,是吧,谢谢你们关心我..

  • 2008-11-05

    2008年11月05日

    我在向前走,你呢

    我迈着大步

    我一边反省一边犯错

    我脸红含笑

    对着一如往常的电话

    我打出 我很幸福

    你呢

    是不是也笑了,也许没有出声

    我烦躁疲惫

    也能憨憨睡去

    仍然带着笑脸

    据说我在这面笑着,你能看见

    所以即使刚刚扛起的不安也立即卸下

    及时的回答微笑

    Tag:开心 生活
  • 怎么了

    2008年10月17日

    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怎么了?,不对就是不对。

    我纠结在哪儿了,卷纸知道,眼镜知道,胶带知道,护手霜也知道,只是我和你不知道.

    我很沮丧..

    Tag:生活
  • 撒由那拉..

    2008年09月21日

     

    连着哭了两天,我想明白一件事儿,该糊涂就糊涂点,挺好的。我给了想给的感情,理解不理解接受不接受,我管不着了。也不敢多想什么,哪怕只有我一个人蒙在鼓里,爸爸说,你糊涂点,敷衍点,做好自己个儿,完事了, 真的 还是真的。

    我不习惯别人其实没哪么关心我,却楞要弄的很关心我,真的用不着,可能是我矫情的自尊在作祟,今儿在5路车上,想到这两天的这些人和事儿,突然特想大声说:我出生在那么一个小城市,活的这么大气真不容易。

    反正认真过活的人,最可爱。我看完李米,就决定认这个理儿了,我要认真过活,但不纠结在细枝末节。

    罗毅说我11,我说其实我8岁,然后我又开始说成熟的话,于是场面很冰冻很滑稽。

    最后我发现,爆米花真的很占肚子,减肥圣品啊。拜拜

    Tag:
  • 讨厌

    2008年08月22日

     

    连着三天停水,从我回家,我毛了,脏兮兮的腻兮兮的谁都不爱打理,我冲妈妈凶了,我错了..

    可是再不来水,我会杀人,我和老娘说,我不高兴,特别不开心。

    我不该在写日志的时候看德云社,不该笑了,然后又自己气哭自己..

    拜拜~

  • o o 望远镜..我偷窥你

    2008年07月28日

     

    好老的图啊,夏天怎么还没结束,我要我的冬天..

    我要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

    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

    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过冬天..

     

    "这么多年活过去了,那么多揪心事儿,都没有写下来.."不是我说的,彭希曦说的。

    额,对,对,“别失落了,你丢失的东西谁捡到了都没用。”这也是他说的..

     

    坐在地铁上盯着对面的人脸使劲看,然后在心里自个儿发一顿幻想,臆测,有时候真像故事会里那些莫名其妙的故事,可能比那个再无厘头些吧。我想说,这个时候我最有才。然后忘掉,接着幻想,忘掉..

    那些揪心的事儿还是忘了,反正伤疤,焦急窘迫都随着身上诡异的中药味道慢慢会没了..

    只记得,站在原地等着是种很美好的素质。嗯,这我说的。那天晚上站在后海边上想到的..虽然那个高跟鞋真的站的我很痛苦,虽然当时兜里什么都没拿,钱包,手机..如果把自个儿丢了,如果你们把我丢了,嗯,我该怎么办呢?这是个问题..

    还说爽喜欢自编自导自演,其实我们都很擅长啦。嗯,好演员,好演员,巨投入,巨感动自我,什么奥拓,什么两千五,什么絮叨,秃头,什么老女人,什么什么之类..哈哈,嗯,每个人都有小时候..

     

    突然想起来,那天和小热去鼓楼吃饭路上:一男人尾随一红裙艳俗女子,一边走一边带有谄媚和了解的意味说:"哎(二声儿),我那天看了你博客.."      我笑了,小热也笑了。后来还差点把排在我们前面等位吃烧烤的另一个红裙女子错当博客女。 

    同志们,你们也看了我的博客么?大家一起笑吧..哈哈

  • 最后一次飞吧

    2008年06月04日

     

    最后一次这么努力的喊叫,去萱上海演唱会的时候我也没有这么玩命..
    爽终于圆了自己的梦,两年,看着她一次一次比赛,准备,练歌,低落,发誓,再振作,再努力..
    每天拽着问我们仨,这个歌好还是那个适合我,然后不分昼夜时晌的打扰我们休息,我们还是看着她,看她一次比一次唱得好,然后笑,然后陪她一次次..
    我知道可能是最后一次,大学里最后的一次,下一次看她登上大舞台,这么耀眼,机会不多,我们的时间也不多..
    和雪说过,我们是一辈子,可是变数哪么多,不是我懦弱,真的不敢许诺下这么旷日持久的事情..
    饺儿七月初就要到泰国了吧,我们,可能也要考虑是不是在某个和今天一样的日子,突然就在地球那边..
    洒在桌子上的水渍,在蜂蜜色的阳光底下,一点点挥发,收缩,这份狂热和友情也有一天会散在屋子里每个地方吧..

    据说我是衰神,嗯,是的~
    我能和同一个圈子里的人撞到一起,纠纠缠缠,不尴不尬,说不清楚,不敢细想,那个很冷的女孩儿去哪了,发现自己不够决绝,不够坚硬,都是自己的错,只是再一次明白,我的自尊心是宇宙无敌老大,其他一切事情和它有了冲突,统统靠边..
    想重新长上刺,排斥一切靠近我的人,不再模棱两可的态度,哪怕当时是多么笃信,避免刺稍稍被软化的时候,内脏要被狠狠戳疼..

    几日来的修身养性,潜移默化,突然没了意义,说到底为的也不是自己..
    不知道怎么开导自己,只是不想再牵扯进不该进去的圈子..
    最后一次这么释放自己,不想别人怎么看待,为了朋友和自己..然后沉下去,哪怕你要刨我出来,索性越埋越深好了..

     

    Tag:生活
  • 2008年04月20日

     

    昨天大雪说, 我们都是从一个根中长出来的  彼此都很了解 

    我们是这棵树的每一根枝干  随着时间的流逝  每个人都在慢慢地长大 

    我们也会根别的树的树枝相依  也许  在你身边的不是我们  而是其他树上的一些枝干

      但是  真正可以帮助你  关心你  维系着你的  还会是我们

    Tag:生活
  •  

    又开始在手心里写油笔字儿,把怕忘记的事情都写在手心里,“交小寝电费,买卫生巾,充卡,还书..”密密麻麻,絮絮叨叨,蹭得哪儿哪儿都是..

    圆珠笔晃了下,还是没有把交话费这事儿写下来,昨天早上又或者是前天晚上手机停掉了吧~懒得去交,由他去吧

    傻了吧唧的,要早上打给我,还要在我懒觉的时候,因为人睡不醒的时候最真实,我什么时候不真实,跟个傻子似的,打了吧,打不通吧,其实本来想给自己讨多几个小时赖床,后来想到你那边正好是晚上12点左右,你睡去我醒来,好吧..其实,我是在说你傻么,不是,是我傻,傻乎乎每晚用手机上网看zd新闻,傻乎乎因为dalai那个贱人气哭,傻乎乎把手机费用光,还傻乎乎和你约好这个电话..最傻,还说要叫shane起床..

    好吧,其实我是在谴责自己..其实是在担心自己,担心几个人,比如,现在在床上睡着的大树同学..

    嗯,这两天最担心的还是大树同学,多过自己,无限萎靡,无限沉,我拉都拉不起来,然后我也有些沉,不行,我不能沉,我都沉了,她该怎么继续杂草..嗯,我们是杂草,我们要伸展,我们要阳光..

    如果说厚颜无耻,我们算一份儿吧,大树的话,急需数落,不好好学习,不好好考试,不好好计划,嗯,别说你不是阿,谁不是,都够~

     

     

    Tag:生活 神经
  • 突然春天就来了

    2008年03月04日

    二月的最后一天,是爽爸爸的生日,也是南京春天来了的日子..

    吹在脸上痒痒的风,翘首等着的公车,在哪个晚上很自然很亲切..

    拥挤的公车,疲惫的肩膀,偷偷看着旁边干净的女孩儿,我们轻轻的攀谈,在黑色的车厢里,只有对方忽闪忽闪的眼睛亮着。

    我迅速回着短信,偶尔笑笑,她在旁边看着,我能感觉到她也在笑,虽然我不了解她,甚至谈不上认识。

    抬头,忽然四目灿然,很漂亮干净的女孩儿,我们都在笑..风很温暖的吹着

    我们话不多,都是轻轻的。

    还是到了,下车,依然回头看她,笑着挥手,走下去,才恍然,也许再也不会见到,在周围的某个学校她会像我一样上课吃饭走路,但是不会相识。

    突然春天来了,我们都在笑..

    Tag:开心 生活